据大数据显示,小伙伴使用APP时间最长的应用是短视频APP。做教培行业也将重心放在短视频和IP上,尤其是在微信视频号,这是还未被完全垄断的流量基地,参与者有机会低成本做成一些大事情。 巴郡获客老师精选了一些在热榜上的教育类作品与IP ,分析它们是如何成功的。


教育类作品如何上热榜?分析一波如何成功的?(图1)

2020年,短视频APP无疑是人们用的最频繁的应用之一。

从数据来看,小伙伴使用APP时间最长的应用是短视频APP,人们在短视频工具上的投入时间比例,有增无减,网民使用手机的26.6%时间,分布在短视频。

教育类作品如何上热榜?分析一波如何成功的?(图2)

移动端大数据机构最新的报告显示:从2019年9月2020年9月,用户在各类APP上的投入时间,短视频增长达29%,日均使用时长达72分钟。无论是增速,亦或是人均使用时长,远超其他类APP。

短视频正在“抢占”人们的注意力,关于短视频与教育产业、知识IP,我们详细拆解过包括快手、抖音、B站等短视频与直播平台。它们在教培、知识品类的定位与资源倾向,对教培机构、知识IP的效用。当时,微信生态的视频号,仍在刚推出不久,大多功能还在测试,连同它的创作者、用户使用状态,均在尚未有画像阶段。

一、视频号:教育、知识类的热门作品

1. 教育类别

新榜数据统计了视频号上的教育热门作品,近十五天表现,见图为例:

教育类作品如何上热榜?分析一波如何成功的?(图3)

从各视频的标题来看,“十万加”点赞热榜作品,关键词(双引号“”内)包括:

左排首个以及下方的均没有标题的短视频,是“女孩高难度倒立”、“多个金属项圈运动与造型的表演”。看这个视频,不难对其中人物“既是佩服又是心酸”:“在农村的小女孩,年纪轻轻却身负表演重任,倒立、用嘴巴喊着铁杆支撑起全身”。

“老祖宗”文化、监督学习“劝学、背书”、名人“白岩松”讲话、“学历、家里、孩子”,这4个“十万加”点赞视频,虽在不同场景,但有共同点:“家长、名流”的说教与“道德正义”。

小孩嫌弃学习/搞笑“作业太多”、“学霸”这2个视频,均在呈现某个特定的学生案例:一个是“小孩的童言无忌、对布置作业的学校与老师的嫌弃”,一个是“政治正确式”的“学霸当兵进国防大学”的志愿。

除上面已提过的相似主题,其他7个top视频作品分布在:

  • 亲子关系与感恩:亲子“年轻父亲与儿子”、感恩父母“爸爸、妈妈”、感恩母亲“最对不起的是妈妈”

  • 代表未来的“少年”与一个整体的“国家”:“少年强”与“国家强”

  • 师生关系与暖心:师生友好关系“同学犯困”、“老师”带课间锻炼帮助学生清醒

  • 励志:励志“再努力一点”,再坏也“乐观”的心态

如果说这些作品中仍有所“共通点”,关键词是:“道德正义、暖心、鸡汤、正能量”。

2. 职场知识类别

知识类别,此处举“职场类别”作品为例。top点赞视频的职场类别,既与“现实”认知、人际社交相关,也与“结果”、“直接目的”相关。

内容的关键词包括:

给成年人“上课”、名人“马云”早期受访、“世界本不公平”,同一内容,居然占了5个top视频中的2个。

  • “社交”、对他人需求的理解

  • “赚钱”

  • “大妈”与“生意经”

此外还有母婴育儿、财经知识、健身、运动等方向的知识IP,可进一步关注、拆解与尝试实践。

二、视频号:教育、知识视频里的热门IP

排名第一的是一所k12实体学校旗下的视频号,此处暂隐去。top2的教育类别IP,“虫哥说教育”,从基础信息来看,视频号由一对有二孩的夫妻共同经营。主要做家庭教育、孩子学业、夫妻关系类“说教”型视频。相对而言,是面向大众的、全民通用型的方向。

top3、top4均是面向k12学段的机构与IP。它们的视频内容以“学霸”、“名校”等目标与榜样为常用词语。这与k12网校、线下机构主打的“广告关键词”也是相似的。

不同的是,它们在视频号到来之时,快速抓住了相对早期的注意力红利。用打磨的视频内容,获得了视频号上排位相对前列的成绩。top3、4 IP的热门作品清单如下:

top3、top4教育类别视频号,热门作品榜单

除了育儿、亲子与夫妻关系;k12”学霸“定位的IP及机构号。top榜单上还有外语定位的,英语学习是相对高频出现的关键词。15个top视频号中,占据7个席位,几乎“半壁江山”。即呈现了语言教学在供给端的“竞争激烈”、也显现了基础外语学习的“大众化”、“大量用户关注”的需求端。此外还有k12语文教学、幼教定位的两个教学IP。

三、当下视频号,对教培机构与知识IP的效用

此前有读者提出了疑问:视频号也好,其他短视频平台也好,“似乎并不适合教学”,“因为短视频短平快,很难说短时间内学到什么东西”。

我们的理解是,视频号对于相对成熟的教培机构、亦或是对流量有需求的知识服务机构而言,视频号更多可以作为获客引流的工具,它是一个直接触达潜在用户的起点。但在真正教学的场景中,体系化的教学、辅导服务,当下更多还是需要用以往线上教育的工具完成。也就是,并不是在视频号上完成授课,它只是一个起点与平台。

对于相对独立的知识IP而言,视频号是一个很好的冷启动途径,可以相对低成本测试——所讲授的知识,能否进一步发展成为付费产品、亦或是获得其他变现方式。

谈到变现,现在确实有基于视频号媒介,达成交易或者获得广告变现收益的案例。但它所在的阶段,可能“还远未成熟到如当下的公众号”。

引用新榜创始人对“视频号的钱在哪”的回答:“咱们别太急,毕竟,公众号12年上线,真见到钱,也要到14年15年呢。”

视频号当下的阶段,如果对有强变现需求的参与者,可能与成熟的基础平台不是最优的切入点的。但如果要“布局某一个长期的流量阵地”,“抓住某一阶段的流量洼地红利”,那么它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选择。